热线电话:(00852)30756662
首页 > 法制 > 正文
广州增城村霸马文辉涉黑调查之一
发布日期:2018-09-11 17:56:13|来源:马鞍山信息网|责任编辑:admin

 (原标题:广州增城村霸马文辉涉黑调查之一

村官垄断全村大小工程获暴利——广州增城村霸马文辉涉黑调查之一

垄断工程,是判断一个团伙涉黑的一个重要标志。据广州增城西瓜岭村民反映,该村前村委会主任马文辉,自2011年上任以来,垄断全村的大小建筑工程、拆迁工程等,获得了上亿元的巨额财富,村民们怨声载道。

从市政项目到拆迁工程

西瓜岭是广州增城荔城街道办的一个村,2011年,村里的电工马文辉当选为村委会主任。

马文辉在竞选过程中,花去了大量的资金,上任后,急于捞回“本钱”,短短时间里就将全村各种工程全部揽在自己手上。据村民介绍,西瓜岭原是一个传统农业村,基础设施十分落后,在城镇化进程中,上马了大量的工程项目。这些工程项目包括村容村貌整治工程、污水处理工程、村道铺设工程、自来水管安装工程、管道燃气安装工程等,自2011年马文辉上任后,全都被他一手掌控。

这些建设工程,小的数万元,大的数百万元,马文辉“大小通吃”,要么安排自己的工程队直接施工,要么安排给他自己的亲戚、马仔等实施。工程的资金来源,有的是来源于村民集资,有的来源于市政府、街道办的拨款。原本的公益事业,却成为马文辉的敛财工具。

马文辉垄断工程后,由于缺乏专业技术,又没有监督机制,加上偷工省料,形成了大量的豆腐渣工程,以污水处理为例,经马文辉之手处理多年,仍然是重度污染水体。

2013年,增城市政府对挂绿湖水利工程核心区域内涉及的荔城街西瓜岭村等9个行政村实施全征、全拆、全安置,这是增城有史以来最大的拆迁工程。西瓜岭全村所有合作社共有15万平方楼房、5万平方土房面临拆迁。马文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肥肉,与西瓜岭征地领导小组组长黎凤桥串通,一起揽下了全部拆迁工程。

增城市政府对于拆迁工程给予了补偿,楼房42元每平方,土房20元每平方,仅此一项,马文辉、黎凤桥两人获得的毛收入就高达700多万元。而同时,拆迁下来的物料如砖瓦、钢铁等,还可以进行转卖获利,此项收入也高达数百万元。两者相加,马文辉、黎凤桥在全村大拆迁工程中,获得的收入上千万元。

而对比同时进行拆迁的邻村五一村,对拆迁工程进行公开招标,承揽拆迁工程的承包商,不但不收分文拆迁费,还另外交付给村委集体几百万元,支付价格为16元每平方。因为承揽商在拆下建筑材料后进行售卖,获利可达到50元每平米。两相对比,西瓜岭村仅因为拆迁,就损失上千万元。

插手安置房建设工程

根据挂绿湖水利工程项目的计划,西瓜岭等村庄拆迁后,政府为村民们新建了十几栋高层建筑进行安置。

马文辉首先插手的是拆迁之后的土地“三通一平”工程,马文辉安排给了一个绰号“明哥”的有黑社会背景的马仔去实施。据村民说,“明哥”曾在外地开有吸毒场所,后来场所被查封,“明哥”却没有被抓到。“明哥”来到西瓜岭摇身一变成为建筑商,但是好景不长,最后因为私自填埋垃圾,被抓住并被判刑。

2014年,西瓜岭社区安置工程由政府向社会公开招标,参加投标的建筑工程企业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入围。马文辉和他的马仔们只是一个“草台班子”,缺乏资质、能力建设这样庞大的工程,连入围资格都没有。但作为西瓜岭当地的土霸王,马文辉怎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2015年,安置房工程进入打桩阶段后,进场的工人还没施工几天,就发现通向施工现场的村路被拦住了。挡在村路上的,一个是大型挖机,一个是小汽车,两台车都是马文辉的。施工队报警后,警方没采取明确的处置,要求双方自行协商就离开了。原来,马文辉要求参与打桩工程。后来,打桩施工队被迫妥协,给了马文辉一笔钱才了事。

进入土建工程后,马文辉如法炮制,将建筑公司的搅拌车、混凝土车堵住不准进场施工,建筑公司最终作了妥协,但马文辉具体拿了什么好处才让建筑公司进场,村民就不得而知了。

工程封顶进入装修阶段,装修公司要进场安装装修,马文辉再次拦住装修工人不准进场施工,最终,装修公司让马文辉入了“干股”,马文辉才罢休。

2017年,西瓜岭社区安置房竣工后,马文辉又将小区的园林绿化环保工程揽下,内容不但包括施工建设,还包括今后的长期维护。

专家:村霸垄断本地工程为涉黑特征

广州增城西瓜岭村官马文辉通过种种不法手段,垄断了全村大大小小的各种工程,也由此积累起了上亿元的巨额财富。有关法学专家指出,马文辉一伙人,具有典型的涉黑特征。

涉黑团伙通过垄断村庄的大小工程攫取巨额财富,这种案例在全国各地已是屡见不鲜。

2010年8月,浙江温州“黑老大”朱炳欢涉黑案二审终审宣判。据法院审理查明,朱炳欢永嘉县瓯北镇网罗、控制、操纵了一大批社会闲杂人员,从而控制和垄断其所在村企业的填方、主体建筑和附属工程等项目。

2015年3月,同为广州增城的“黑老大”李录林因涉黑被法院判刑。据法院审理查明,李录林团伙为排除竞争对手,非法控制、垄断本市增城区永和镇、新塘镇等地的多个房地产建设项目的建筑原材料供销权和建筑工程承建权,多次指使组织成员采取围攻、哄闹、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犯罪活动。

2018年8月,广州市萝岗区刘村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刘永添涉黑案终审宣判。据法院审理查明,刘永添一旦发现其他人承接本村的工程或供应建筑材料,即通过实施打砸、阻拦施工车辆、滋扰、聚众造势等违法犯罪活动或不正当手段,迫使被害人、被害单位放弃工程,最终由涉黑团伙中的单位或成员承接工程或供应建筑材料,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有关法学专家指出,在我国当前比较透明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在竞争比较充分的各种工程建设领域,能够排除所有的市场竞争力量,破坏竞争秩序,由此长期垄断一地大大小小的工程建设项目,不可能依靠市场规则来获取,而只能依靠暴力手段和暗箱操作,这也就是涉黑组织的典型特征。增城西瓜岭马文辉团伙从2011年至今,通过种种非法和暴力手段,垄断和控制着本地大大小小的各种工程,获得了巨额的非法利益,具有一定的涉黑性质。(文/赵南明  蔡娟)

 

1.png

来源于马鞍山信息网 ( 皖ICP备08005202号-2 )

分享到: